首页 > 网游小说 > 冰鉴离枪

冰鉴离枪

第一百一十七章 错失

作者: 久未饮酒

    “荣王殿下,现在战局已然颓势难反,还请殿下速速撤离。微臣将与我这西域儿郎们誓死与洛阳共存亡,为殿下殿后。”

    高仙芝一脸悲愤的力劝荣王先行撤离。

    荣王李亨脸上泛起一抹潮红,情绪有了剧烈的波动。

    他一个富贵王爷怕死么?那是真的怕。但他姓李,他是老李家的嫡系血脉。大唐子民尚且心中骄傲,更何况他这正统的龙脉。

    这一瞬间,荣王似乎是被太宗皇帝附体了,心底涌起万丈豪情。

    “混蛋!李家儿郎岂有贪生怕死之辈。”

    不过高仙芝的目标可不是他。这位名将微微侧脸,给了监军边令城一个眼色。

    在这个战场上,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立场和任务。高仙芝的任务很简单,赢。一位将领正常来说只要能赢也就够了。所以才有了那么句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战场瞬息万变,兵事诡变难测,所以一个优秀的将领势必要懂取舍,明进退。为了胜利,用一些手段,舍弃一些东西都在所难免。

    但是这位荣王的存在,却只是为了保证军队在皇室的控制下,不会反噬。他的任务也很简单,不过一个忠字。这其实还好,还在高仙芝的容忍范围之内。

    但是这个边令城,却是他无法忍受的存在。

    边令城是个宦官,高力士的手下,他这个监军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确保皇帝的意志得到贯彻。

    皇朝对兵家的信任和提防从古至今都是一对并存而对立的存在。为什么说安史之乱影响巨大,他影响的并不在当下,而是在未来漫长的皇朝制度。之前的大唐因为高度的自信,对武将勋贵还是很放心的。

    正是这种放心才发展出了藩镇制度,坐视边关将领大权独揽,逐步坐大。而安禄山的造反,直接让这种放心从一个极端到了另一个极端,皇室再也不信任将领了。

    这种变化直接延续到了后续的大宋一朝,发展到了巅峰,直接造成了兵家的灭绝和大宋的兵锋软弱。中原皇朝几近断绝。

    所以邪极道的记载中,才极为推崇李林甫,认为这位推动了藩镇制度的宰相,极有可能是不亚于石之轩的魔门翘楚。这份搅动天下的能力,真非常人可为。

    高仙芝对边令城在军事上的指手画脚已经厌烦到了极致,他很清楚,再这么下去,丝毫没有赢的可能了。但是边令城毕竟是代表了皇帝的监军,他又不可能无视其命令。那会输的更惨,即输了正面战场,还输了背后权谋。

    所以当一个将领,开始以对敌的心态对待同僚,他的手段只会比那些文官更狠辣,更极端。

    收到高仙芝眼神的边令城犹豫了一瞬间。

    求生是本能,他一个宦官,就算对皇帝忠心耿耿,但涉及到自身小命的问题,他还是本能的自私了起来。他很清楚,那些招募的青壮根本不堪一击。现在能保住他命的只有身边这百多个高仙芝从西域带回来的百战精兵。

    脑子一转,他想到了一个自以为绝妙的主意。

    “高将军无需多言了。荣王身为天潢贵胄,岂有临阵脱逃的道理。我就是圣人身边一奴才,深受皇恩,也必要与这东都共存亡。不过战况确实...还是高将军和封将军速速前往潼关整军,以备不测吧。”

    话说的大义凛然,但居心叵测。边令城的目的就是黑下高仙芝的这百余名亲兵,并把两人支离。

    至于是死战还是逃命,那都是后话。没有这么一支精兵保护,现在的洛阳城外谁敢保证就安全了?

    高仙芝连表忠心,摆出一副舍身取义的姿态,极力要留守,让荣王和边令城先走。可惜这两人,一个被激起了雄心,一个却是惦记亲兵,丝毫不让。

    最终,高仙芝才百般无奈之下,和封常青先行离开了洛阳城,前往潼关整兵。

    这一分兵,把暗中埋伏的黄烁整懵了。他又不认识这些人,这突然兵分两路,他哪知道哪个是高仙芝。

    不过马上他也有了判断。

    认不准主将,还认不准亲兵么?那百多个亲兵听谁的,谁就应该是高仙芝了。以他对兵家的了解,亲兵这种存在也就近乎于狂信徒了,只尊军令,可不认皇权。

    看到一文一武独自离开,黄烁估计十有八九就是那个皇子和什么监军了。果然,上了战场,这种软蛋就是逃兵的命。也就没去管,死死的盯着剩下的人。

    但是很快,黄烁就更茫然了。

    兵法,他现在也算有所了解,单论起对形势的把控,他们这些出生入死的玩家,可丝毫不输那些名将。现在的洛阳摆明了没什么坚守的价值了,当然是军事价值,不是所谓的象征意义。任何一个有所远见的将领,现在唯一该做的就是及时止损,保存有生力量,另觅战场。

    战争,很多时候一时的胜负并不决定什么,比的是谁犯错犯的更少。一个合格的将领,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尽可能不犯错。每一个命令,每一步行动都必须有着明确的目的,这是战略。而无论是坚守,还是撤离这样的战术,都必须为更高的战略目标服务。

    黄烁眼睁睁看着剩下的那位将领,领着一众亲兵,杀下了城楼,主动向城内杀去。

    闹呢?这样的行动有什么意义?这真是名将?

    黄烁暗暗跟上去,到这时候他也只是认为是自己没猜明白。直到真的交上手,黄烁脸色瞬间就垮了。

    一个将领的计谋他可能看不懂,但是一个将领军阵的水平,和精兵配合的水平,他又怎会看不明白。这个将领要说还是有点能力的,但是典型的纸上谈兵水平,倒也真会军阵,但是明显缺乏实战养成的变化。

    更重要的一点,这位将领使用军阵的方式黄烁很熟悉,上一场游戏见识过。就是和那位汉王动手的时候,亲密的接触过。那是独属于皇室能动用的皇朝气运形成的独特力量。

    这是那个王爷,之前走的才是高仙芝!

    到这时候黄烁也想明白了。虽然他想不通,高仙芝怎么会舍下自己的亲兵,不,如果高仙芝真是魔门弟子的话,舍下亲兵倒是能理解。他就是想不通,这个倒霉王爷怎么就能舍生忘死的给他殿后。

    只是这一下给黄烁整不会了。现在再去追高仙芝显然来不及了,潼关一战已成定局。而退往潼关的天策众人十有八九会被高仙芝拉进战场。关键是那帮家伙自己也愿意。

    眼下的局面,到底还有什么便宜好占,还有什么能够影响进程的意外?

    他原本是想通过刺杀高仙芝,加速潼关的失守,来间接保证天策众人不被卷入战争。但哪能想到,一时认错人,什么计划都废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荣王的军阵毫无意外的被狼牙的精锐层层撕裂。那些精锐士卒拼死的反抗,虽然也重创了不少狼牙精锐。但是魔化的狼牙兵展现出了恐怖的一面,悍不畏死,只要还有一口气,拖着残躯,用牙咬也要拼命往上扑。

    当这些精锐亲兵伤亡近半的时候,荣王那一腔热血也被惊醒了。他哪见过这阵仗,直接被吓的脸色煞白,魂不附体。

    边令城这才适时进言。

    “王爷,情况不对,我观这些贼兵目无人色,神志不明,恐是被施加了妖术。此事至关重要,需急奏圣人,派遣供奉仙人前来处理。非战之罪,还请王爷保重有用之身。”

    这话要是刚才荣王热血上头时候说,必被骂回。但现在被吓破了胆的荣王,正需要这么一个台阶。

    “此话有理,撤!情报最重要。”

    可是...这是高仙芝的亲兵,对高仙芝的军令甚至高于圣旨的亲兵。当撤退的命令发出时,竟无一人响应。

    这些亲兵反而暴发出一声嘶吼,更加决绝的冲向了狼牙兵。

    “高仙芝!~”

    边令城尖细的嗓子一声愤怒的嘶吼。到了现在,他哪还不明白上当了。高仙芝故意把亲兵留给他们,就是给他们陪葬的。只是他怎么舍得,怎么敢?

    可怜的荣王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怎么这些人突然就不听话了。散开了的亲兵可就没人再护着他了,几个趁虚而入的狼牙兵如狼似虎的就扑向了荣王。

    荣王拔出腰间长剑,虽然像模像样的抵挡了几下,但他那没见过血的剑法在这战场上可不好用。没两回合,就被狼牙兵给撕了。

    黄烁摇了摇头,准备撤了。但就在这时,那个一直唯唯诺诺的边令城突然间爆发了。

    黄烁眼都瞪圆了,他才意识到看走眼了。这边令城竟然是个高手,当然了,这样的世界,这样的身份,是个高手也不意外。但这位的功法黄烁实在太熟悉了,阴癸派的天魔力场,灭情道的紫气天罗,天莲宗的身法,这货快集魔门功法于一身了。

    原来如此!

    魔门的传道者不会把所有功法都给一个人,再结合此人太监的身份,那就只可能是女帝那一脉的旧党残留了。也只有女帝这个灭了魔门的人,才能把这些功法凑在一起。

    边令城哪敢在乱军中逗留,突然爆发实力干掉了身边的几个狼牙军后,爆起轻功就向外逃去。还是那句话,没有高手敢面对正规军队。

    只是他刚跃上房顶,一道暗淡的剑光就突兀的杀到了身前。

    黄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手,也许是出自一股本能的厌恶吧。御魔门堕落成魔门,这类混蛋脱不了干系,死不足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s0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